郭翘然

编辑:兴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03:19:45
编辑 锁定
郭翘然,原名义恩,生于1901年,广东程乡县(今梅州市梅县区)金盘银竹人;毕业于广东学院,曾任教师、教育科长;1932年在广州参加邓演达先生创建的“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抗战初期,任一五八师政治主任;1940年后任第十二集团军政治特派员室主任秘书、第七战区政治部第一组组长。1945年1月加入民盟。抗战胜利后,任民盟南方总支部委员。解放战争时期,在香港开展民主运动。1947年被选为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解放后历任广州市人民政府委员、广州市副市长、政协全国委员会第二、第五届委员、常委、第五届副主席。1989年病逝。
中文名
郭翘然
别    名
郭文恩
国    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
出生日期
1901年
逝世日期
1989年11月2日
毕业院校
广州法学院

郭翘然人物简介

编辑
郭翘然 郭翘然
郭翘然(1901—1989),原名文恩,广东程乡县(今梅州市梅县区)人。著名爱国民主人士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战友。
1901年农历十月初一生于广东程乡县丙村(今梅州市梅县区丙村镇),1921年毕业于梅州中学,在程乡县(今梅县区)金盘培荃学校任教员、校长四年。后毕业于广州法学院。
1932年在广州参加邓演达创建的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后改为“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
抗战初期,任一五八师政治主任。1940年后,任第十二集团军政治特派员室主任秘书、第七战区政治部第一组组长。1944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1945年1月,中国民主同盟东南干部会议筹委会在梅州召开会议,被选为民盟中央委员、后任农工党中央委员。
抗战胜利后,任中国民主同盟南方总支部委员,民盟广东省支部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在香港开展民主运动,协助共产党人张其耀等在梅州(在今梅县区)建立人民武装。1947年被选为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和秘书处主任。
建国后历任广州市人民政府委员、广州市副市长、民盟中央委员、中常委、政协全国委员会第二、第五届委员、常委、第五届副主席、广东省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等职。
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80年平反,1989年病逝。[2] 

郭翘然人物佚事

编辑

郭翘然关心家乡建设

梅州地区因地处闽、粤、赣三省交界处,山多田少,至今还没有完全脱贫,这种情况,是与素有“文化秀区”的美称的梅州很不相称的。如何才能有效地改变这种状况,使梅州地区早日走上富裕道路?郭老曾多次同同乡中的知名人士共商这个问题。其中一个具有根本意义的项目,就是从速兴建广-梅-汕铁路。
在1981年-1983年这几年间,郭老曾数次奔走于梅州至汕头的丛山峻岭间,实地考察地形。郭老为此而提出的建议,得到省委的支持,并据以委托铁道部第四设计院,完成了梅州至汕头段的探测工作和提出了可行性报告。当时据报载,广-梅-汕铁路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决定投资18亿多元,并立即动工,期以五年内完成。人们一致认为,广-梅-汕铁路建立之后,自惠州以上整个东江及韩江流域的交通状况将促使经济面貌大为改观。届时倘郭老地下有知,亦必然会振臂欢呼:“唯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唯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程乡县丙村(因宋末皇帝昺而得名)是郭翘然的出生地,当地的梅州市梅县区丙村中学,创办多年,曾为开展革命工作和培养人才,作出过不小的贡献。但校舍古旧,设备简陋,迄今还没有教学大楼。为此,郭翘然又亲自寄信并通过各种渠道,动员校友和侨胞赞助兴建,并亲自挥笔为大楼提名。
又丙村位于韩江中游,因上游水土流失严重,造林工作又长期没有跟上去,以致河床一年一年地提高,连续下雨两三天,即有洪水为患之虞,甚至崩堤坏屋,使人民生命财产受到损害。梅州市人民政府曾一再请省人民政府拨款围堤。郭翘然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即将梅州人民政府和韩江两岸人民提出的请求,与凌伯棠副省长商量解决办法,分期拨款,兴工固堤。
对宣扬先贤的业绩,郭老亦很重视。乡贤黄遵宪是清末著名政治家、外交家、诗人和“诗界革命”的倡导者,曾为祖国的政治文化事业及对外关系作出过重大贡献。但其在梅州的故居“人境庐”,却因年久失修,残破不堪。为此,郭翘然曾多次与嘉属港澳知名人士孙城曾、刘锦庆等共商集资修缮,重新开放。一以弘扬中华文化,一以激励后人。郭老的倡议得到梅州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终于在1985年完成修缮工程,随即开放。当时胡耀邦总书记以及后来不少日本朋友,曾远道前来参观。
旅马来西亚的姚德胜先生,为华侨事业和家乡建设作出过重大贡献。至今在南洋各地,仍颇负盛名。其生平事绩,多足述者。为此,郭翘然特为之组织力量,在姚德胜先生的后代协助下,写出了《姚德胜先生事略》一文,在有关各报刊发表。不久,姚德胜先生即被选为梅州八乡贤之一,供后人景仰。以弘扬“客家精神”方面,意义重大。

郭翘然永不消散的声音

郭翘然于1988年9月省政协委员换届前,写信给省政协主席吴南生、副主席杨应彬、郑群,说他年事已高,精力渐衰,已不能继续担任党和人民委托给他的任务,特恳请下届委员会不要再提他为候选人,并请予同时办理离休手续,以便让年青而德才兼备的同志进入领导班子,以利工作。郭老在信末诚恳地表示:“党恩似海深,离休后一息尚存,仍当为统一祖国,振兴中华大业竭尽微劳!”
1989年夏,郭翘然因病住院,他在一封向叶选平省长、于飞副省长报告病情和读报感想的信中说:“北京发生的一场由动乱发展为反革命暴乱这件事,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向四项基本原则凶恶进攻的产物。此事如不是党中央的当机立断,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加以平息,后患是不堪设想。这是具有极为深刻教训的历史事件,也是要我们进行深刻反思的事件。这事对于改革开放先走一步的广东来说,尤其如此。改革要继续,但也给统战工作带来前所未有的复杂性。教训与反思都提醒我们,要重新学习,提高政治理论水平,无论何时何地,都要首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们应当多做为后人所赞赏的事,而不是做为后人所咒骂的事。安定团结的局面得来不易,我愿与全国同胞共同维护。”
1989年10月底,郭老最后一次住进医院;11月2日上午8时30分,郭老在安睡中停止了呼吸。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近代史 行业人物 政治军事书籍 政治人物 官员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