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卡利猪笼草

编辑:兴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1 16:48:16
编辑 锁定
贝卡利猪笼草为热带食虫植物。1908年,约翰·缪尔黑德·麦克法兰最先对其进行了描述。这份描述基于采集自苏门答腊岛西部尼亚斯岛的标本。其与长叶猪笼草苏门答腊猪笼草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近缘关系,前者可能就是贝卡利猪笼草的一个同物异名
中文学名
贝卡利猪笼草
二名法
Nepenthes beccariana
植物界
被子植物门 Magnoliophyta
双子叶植物纲 Magnoliopsida
石竹目 Caryophyllales
猪笼草科 Nepenthaceae
猪笼草属 Nepenthes
贝卡利猪笼草

贝卡利猪笼草植物学史

编辑
贝卡利猪笼草的上位笼
贝卡利猪笼草的上位笼 (3张)
麦克法兰专著中的素描 麦克法兰专著中的素描
1886年的一次对尼亚斯岛(Nias)的远征中,意大利探险家埃利奥·莫迪利亚尼(Elio Modigliani)采集了贝卡利猪笼草的模式标本[2]  尼亚斯岛距港口城市实武牙(Sibolga)约120km。此标本被定为“E.Modigliani s.n.”,并存放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植物标本馆(Herbarium Beccarianum)中,编号为“FI-HB 7485”。模式标本由三张叶片和三个捕虫笼(两个下位笼,一个上位笼)组成,其捕虫笼都已变形,且叶片与茎部是分离的,所以无法得知连接处的结构。[3]   1908年,在约翰·缪尔黑德·麦克法兰(John Muirhead Macfarlane)的专著《猪笼草属(Nepenthaceae)》中对贝卡利猪笼草进行了正式的描述。[4]  贝卡利猪笼草是以意大利博物学家奥多阿尔多·贝卡利(Odoardo Beccari)的名字命名的。麦克法兰的描述包含一个贝卡利猪笼草的素描,其包括叶片、下位笼和上位笼。但其插图中的上位笼实为中位笼。[3] 
贝卡利猪笼草的下位笼
贝卡利猪笼草的下位笼 (3张)
1928年,B·H·丹瑟(B. H. Danser)在其开创性的专著《荷属东印度群岛的猪笼草科植物(The Nepenthaceae of the Netherlands Indies)》中,将贝卡利猪笼草归入了奇异猪笼草N. mirabilis)中。关于贝卡利猪笼草的分类,丹瑟写道:[5] 
“麦克法兰认为管状猪笼草(N. tubulosa)(后被认为是奇异猪笼草的一个同物异名)和贝卡利猪笼草具与奇异猪笼草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而我认为它们只不过是奇异猪笼草的极端变种而已。……贝卡利猪笼草与奇异猪笼草之间只存在捕虫笼形态上的差别。虽然我没有见过采集于尼亚斯岛的模式标本,但在茂物标本馆中有采集于西比路岛(Siberut),形态上与其完全一致的标本。它们上位笼的形状和下位笼的翼都具有相同的特征,这无疑都是奇异猪笼草。……管状猪笼草,贝卡利猪笼草和罗恩猪笼草N. Rowanae)都为奇异猪笼草的极端变种。”
但丹瑟从未亲眼见过贝卡利猪笼草的模式标本,他将其归入奇异猪笼草完全是基于标本馆的材料。[3]  在马修·杰布(Matthew Jebb)和马丁·奇克(Martin Cheek)1997年发表的专著《猪笼草属(Nepenthaceae)》中,没有对贝卡利猪笼草的模式标本进行仔细审查,仍将贝卡利猪笼草视为奇异猪笼草的同物异名[6] 
2000年,简·斯洛尔(Jan Schlauer)和C·奈比(C. Nepi)审查了贝卡利猪笼草的模式标本,发现其与奇异猪笼草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他们认为应该将其恢复为一个独立的物种。[7]  在查尔斯·克拉克(Charles Clarke)的专著《苏门答腊岛与西马来西亚的猪笼草(Nepenthes of Sumatra and Peninsular Malaysia)》中,将贝卡利猪笼草与奇异猪笼草和苏门答腊猪笼草N. sumatrana)完全的分开。并且他还认为若发现贝卡利猪笼草与长叶猪笼草N. longifolia)是同一个物种,那么后者将称为前者的一个同物异名。[3] 

贝卡利猪笼草形态特征

编辑
贝卡利猪笼草的茎无毛被,直径10~12mm。[4] 
叶片为椭圆形或披针形至倒卵形。可长达40cm,宽至9cm。叶柄长7~10cm。叶柄半包住茎,脊略微的外展。笼蔓长25~35cm。[4] 
下位笼可高达18cm,宽至5cm。唇可宽达15mm。笼盖为卵形至心形,可长达7cm,宽至5cm。笼盖基部的后方有一根丝状或棒状的笼蔓尾,可长达15mm。[4] 
上位笼为圆柱形,其体型比下位笼大,可高达30cm,宽至6cm。[4] 

贝卡利猪笼草生态学

编辑
贝卡利猪笼草的上位笼 贝卡利猪笼草的上位笼
贝卡利猪笼草只存在于采集其
生长于模式产地的贝卡利猪笼草 生长于模式产地的贝卡利猪笼草
模式标本尼亚斯岛模式产地
北苏门答腊省的实武牙和打鹿洞(Tarutung)之间存在着疑似贝卡利猪笼草的物种。这个未鉴定的物种与苹果猪笼草N. ampullaria)、小猪笼草N. gracilis)、莱佛士猪笼草N. rafflesiana)、两眼猪笼草N. reinwardtiana)和多巴猪笼草N. tobaica)的分布地相互重叠。[3]  已发现了贝卡利猪笼草与苏门答腊猪笼草的自然杂交种。
贝卡利猪笼草的保护状况还未得到正式的评估,因此,其未被列入《200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2006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中。[8] 

贝卡利猪笼草相关物种

编辑
长叶猪笼草的上位笼 长叶猪笼草的上位笼
苏门答腊猪笼草的上位笼 苏门答腊猪笼草的上位笼
贝卡利猪笼草与长叶猪笼草和苏门答腊猪笼草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近缘关系。其可能与长叶猪笼草同为一个物种。[3]  [7]  贝卡利猪笼草和长叶猪笼草的可变性程度还尚未清楚,使得难以界定它们的关系。对贝卡利猪笼草模式产地的考察可能会对解决这个问题提供帮助。[3] 
贝卡利猪笼草与苏门答腊猪笼草之间具有许多相同的形态特征,这使得十分难以将其区分开来。苏门答腊猪笼草的特点在于其漏斗形的上位笼(贝卡利猪笼草的上位笼为圆柱形),并且其唇的前部凸起。此外苏门答腊猪笼草的下位笼的笼盖为圆形,而贝卡利猪笼草的为卵形。[3] 
存在于北苏门答腊省的实武牙和打鹿洞(Tarutung)之间的未鉴定种类似于长叶猪笼草,但并非长叶猪笼草的典型形态。其与长叶猪笼草的模式类型的区别在于,其叶柄不下延并且叶片边缘的毛被易脱落。它们的生活习性也不相同。未鉴定种生长于具有茂密植被的开阔地,而长叶猪笼草生长于茂密的森林中。[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图片来源:查尔斯·克拉克。2001年。苏门答腊岛与西马来西亚的猪笼草。基纳巴卢,哥打:自然历史出版社(婆罗洲)
  • 2.    van Steenis-Kruseman等。2006年。马来西亚收藏家埃利奥·莫迪利亚尼的百科全书。荷兰国家植物标本馆
  • 3.    查尔斯·克拉克。2001年。苏门答腊岛与西马来西亚的猪笼草。基纳巴卢,哥打:自然历史出版社(婆罗洲)
  • 4.    约翰·缪尔黑德·麦克法兰。1908年。猪笼草属。植物界IV,III,Heft 36:1-91
  • 5.    B·H·丹瑟。1928年。荷属东印度群岛的猪笼草科植物。茂物植物园公报,Série III,9(3-4):249-438
  • 6.    马修·杰布和马丁·奇克。1997年。猪笼草(猪笼草属)的框架性修订。艾纳香,42(1):1-106
  • 7.    简·斯洛尔和C·奈比。2000年。猪笼草(猪笼草科)笔记。植物学报(Webbia),55:1-5
  • 8.    200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猪笼草科。
词条标签:
自然 生物物种 植物